如何有深度的理解「幸福」?

你的朋友找你訴苦,說最近過得非常痛苦、壓力大、覺得自己過得不幸福。

你嘗試幫助她,絞盡腦汁的給了她許多明確的建議,希望能幫助她解決問題,幫助她從低潮中熬過來。

一個星期後,她再次找到你,重述之前同樣的問題。你發現她的問題非但沒有被解決,而且她還比上次更難被安慰了,你知道你其實多說什麼都沒用,她或許根本不想聽你的意見,她或許完全有能力自己解決問題,她只想找人傾述,你了解這一點,所以安靜的聽她說完。

三個月後,她的問題終於被解決了,在一次閒聊中,你問她「那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她說:「問題是沒了,但也談不上過得幸福。」你沒多說什麼,繼續閒聊。

在兩年後,她獲得了讓人羨慕的事業成就,而且還嫁給了一位優秀,善良的丈夫。於是你又問她:「那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她說:「別看我外表風光,其實你不知道,我的事業帶給我的壓力比以前大,我的丈夫其實沒像外人看的那麼好。」

你發現某人,不,似乎是大部分的人,無論其身處的狀況是好是壞,好像都過得不幸福。

你不禁好奇,問題出在了那裡呢?

閱讀全文 –> “如何有深度的理解「幸福」?”

一張提升理性的清單

人的理性像水一般「脆弱」,能輕易的受到擾動而變形。但水在被擾動後還可以恢復原狀嗎?而這水擁有變成冰,變得「堅實」的可能嗎?

換句話說,人的理性可以被糾正,被加強嗎?

可以,但是是在個體意識到自己的不理性,決定主動去自我糾正的情況下才會,如果個體並不認為自己需要被糾正,那糾正就不會自然發生。心理學家發現有不少證據證明,你也可以透過學習讓理性變得更「堅實」。

但問題是,如何?

閱讀全文 –> “一張提升理性的清單”

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麼程度?

先說答案吧:人的理性像水一樣脆弱,你只要輕輕一拍,就能擾動它的形狀,有研究表示,你只要略施小計,說出某句指定的話,就能影響他人的理性。

我們在前個星期討論過,人很容易受他人影響。這似乎有違常人的直覺,一般人的都會假設他人是理性的,至少理性是不會那麼容易被扭曲影響的。儘管如此,每個人的心底又或多或少的感覺到人類的確是非理性的。

例如,當你問你的朋友新的一年有什麼計劃?他可能會回答你,他想少做無益的事,放棄大部分玩電腦遊戲的時間,把時間用來幹一些更有效益的東西,比如學習一門新技巧或做兼職。你可以看得出他這時給出的答案是非常理性的,他的確想要讓自己接下來的一年利益最大化的。

但你的經驗卻告訴你,你的朋友實際上很有可能完成不了他的新年計劃,無論他現在是多麼真心、理性的告訴你他的計劃,他可能在說完這段話後就回去玩電腦遊戲了。

這似乎暗示著,你的朋友是同時理性和非理性的,他可能在某個時段是理性的,但接下來的時候他可能都是非理性的,他是理性與非理性的共同體。

這才是人類的真實情況,我們都是理性與非理性的結合體。

但遺憾的是,人類大部分時候,都是非理性多於理性的。

閱讀全文 –> “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麼程度?”

為什麼你注定一輩子受他人影響

工作了一整天,你非常的累,但回想到你有和你愛人那穩定的關係,有相親相愛的朋友,和樂融融的家庭,你的內心感到愉悅、幸福、安心,你覺得辛苦是值得的。

但如果情況並不是那麼的好,你想起的是破裂的關係,反目成仇的朋友,日夜爭吵的家庭,那你的內心會感到沮喪、憤怒、不安,你會感覺到生活無意義。

其實一個人從小到情緒,大到生命的意義,都與他人有關係,我們和那些我們認為很重要的人的關係如何,很大程度決定了我們是否過得幸福、快樂。

這意味著,我們能完全遵從自我的意志,是一種幻覺。

你以為你是獨立自主的個體,但事實是,你終其一生都會受到他人的影響,無論是你的行為、性格,還是價值觀或多或少都是在別人的影響之下建立的,儘管你並沒察覺。

這當然不是我說的,而是神經科學家说的。

那到底為什麼他人能在無形中影響我們,左右我們的自我呢?

閱讀全文 –> “為什麼你注定一輩子受他人影響”

那些不會犯錯的人

這世上有一種人,在犯錯之後,他們會告訴你,其實他們並沒有錯,他們的失敗是因為無可避免的原因造成的。他們希望你會明白,錯的離譜的是社會,錯的最嚴重的是別人,而就算他們自身也有錯,那和某人比起來根本無傷大雅,不值一提。

在面對指責時,他們不會停止自我辯護,如果你激怒他了,他甚至会反過來說,錯的是你才對。

他們,是「不會犯錯的人」。

閱讀全文 –> “那些不會犯錯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