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

你可能早已察覺,人的行為其實並不統一,你早上可能很樂意的為家人服務,無論是做飯、幫忙家務、充當司機,還是陪孩子玩樂,但到了晚上你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只想要和自己獨處。

一般我們會稱這兩種不同的狀態叫「好心情和壞心情」,你心情好的時候會更樂於助人,更積極向上,心情不好時就變得消極,什麼都不想做。

但進化心理學家提出了比「好心情和壞心情」更準確的分析模型,你在不同情況下會變得判若兩人並不是因為你的心情,而是你潛伏在你心中的另一個你,你的「次級自我」上線了。

人並沒有統一的自我

但什麼是「次級自我」?

「次級自我」由美國的兩位心理學家道格拉斯•肯里克(Douglas T. Lenrick)和弗拉达斯•格里斯克维西斯(Vladas Griskevicius)提出,我們接下來要深度解讀的書,就是由他們兩位所著的《理性動物》。我看的是中國大陸版本,因此作者的名字與術語的翻譯都會以這版本為準。(台灣也出了繁體版本:《誰說人類不理性?基因演化比我們想得更聰明》。)

理性動物

要了解「次級自我」是什麼,我們先得費些功夫,理解這本書的一個很有意思的思路——人會根據外部的變化而被喚起不同的行為模式,儘管這些行為在某些情況下會顯得非常不理性,但如果你探究其深層的原因,你卻又會發現它其實是符合理性的。

這讀起來有點繞,請直接看例子。

舉個例子:有一個心理實驗顯示,讓受試者觀看同一個恐怖片,並在恐怖片劇情發展到最恐怖的時候,向他們分別播放幾種不同的廣告,一些是普通的廣告,而另一些廣告則特別註明有很多人購買過,結果,受試者會傾向於選擇後者。如果同樣一個設定,但把廣告中的產品換成博物館門票,那受試者會更願意購買註明「每年十萬人到訪」的門票。

這結果意味著,當受試者看了恐怖片後,他們會更喜歡去有人潮的地方,想要購買較多人購買過的產品,簡而言之,恐怖片讓他們變得更傾向從眾。

受試者因為看了恐怖片,就變得更傾向從眾,這行為看起來就不怎麼理性,畢竟看電影和購物是兩碼子的事,如果是理性人的話,應該只買自己有需要的東西才對。

而兩位作者對於這種現象的解釋是,大腦在被恐怖的氛圍所感染後會傾向於從眾,其實是一種理性的行為,想像如果我們還生活在原始社會,你孤身在森林中發現某人的屍體,而周圍的證據證明這人才剛死,考慮到生存機率,這時你是趕快逃到人多的地方,還是繼續孤身前往比較好呢?

又比如這個時候發生了某種災難,比如地震,而你剛從夢中醒來,發現所有人已經開始避難,這時你是跟隨群眾的避難路線,還是自己尋找避難路線比較好呢?

在危險的事情發生時,融入群體是最能提高生存概率的。從進化論的角度來看,大腦進化出這種功能,迫使你在感覺到危險時會下意識的從眾,這一功能降低了你在原始生活中作死的概率。儘管這從現代的情境下看起來有點不明智,但其背後卻藏有深層的理性。

但你可能會說,我也有看過恐怖片呀,但我看了恐怖片之後,並沒有感覺到特別的想從眾啊?

的確,如果你逮著每一個剛從電影院出來的人,問他們看了恐怖片之後有沒有特別想要從眾?有沒有特別想要融入人群啊?他們一定會告訴你沒有,而且還覺得你奇怪的問題好像比電影更恐怖。

如果實驗的結果是正確的話,為什麼當事人自身並沒有察覺這一點呢?

這就要說到本書所介紹的一個思考框架——近因和遠因。

我自己喜歡稱之為「進化心理學思維」。

你所看見的行為目的,不是真的行為目的

假設你和你的朋友剛看完恐怖電影,現在你們想要吃個晚餐,你朋友提議到日本餐廳用餐,而你接受了這個提議,在你們走向日本餐廳的途中,你們看見有一家西餐廳有許多的人排隊,結果你的朋友馬上建議改吃這家西餐廳。這讓你想起了剛才讀到的心理實驗,你知道你的朋友是因為看了恐怖電影所以更傾向於到人潮多的地方,這時你問你的朋友:「為什麼要選擇這家餐廳呢?」

他可能只是回答:「因為看起來非常好吃啊。」你朋友對於自己的行為解釋就是生物學家所稱的「近因」,他並沒有意識到自己受到了恐怖電影的影響,而身為觀察者的你看到了這行為背後的「遠因」,也就是你朋友生理深層的反應,他現在特別想去有人潮的地方。

這裡「近因」指的是他當時的所思所想,是他當時所知的真實感受,而「遠因」則從另一個視角切入,透過表面深入本質,關注行為背後的進化目的。

又比如你這位朋友在用餐時點了份芝士炸雞扒,但他前不久才告訴你他正在減肥,這對於他自身的目標來說是不理性的,這時如果你質問他,他或許會給出許多的理由,而且聽起來還可能很理性,比如「吃了這一次以後就不吃了」之類。

你當然知道他沒有任何欺騙你的意思,他甚至連自我欺騙都不算,但你知道他給出的原因都只是近因,是他當時的所思所想。但他這行為背後的遠因,則同樣是為了執行進化目的。人類的大腦天生就非常迷戀高熱量的食物,炸雞總是比青菜更有吸引力,人只要一嗅到富含糖分和脂肪的食物,大腦就會興奮起來。這主要是因為高熱量的食物能幫助人類的祖先積蓄能量,在食物貧瘠的原始時代幫助人類的存活下來,對於那個時代的來說,減肥節食才是非理性的。

而現代的人腦也不是近幾十年的產物,進化是一個緩慢的過程,灵长类的进化史可追溯到6500万年前,我們現在的大腦和幾千年前的原始人大腦其實沒有太大差別,說我們用著原始人的腦來過現代生活也不為過,這也是為什麼我們雖生活在物質充沛的環境,卻還是和原始人一樣喜愛高熱量食物。

而這種思考角度貫穿了《理性動物》這本書——大部分經濟學和心理學家關注的是近因,是人類的所思所想,但進化心理學家關注的則是遠因,也就是人類行為的深層動機,被基因操縱執行進化目的。(為什麼說我們被基因操控了?在這裡推薦一個關於基因的著名經典,理查德·道金斯的《自私的基因》)

什麼進化目的呢?說的當然就是查爾斯·達爾文的《物種起源》裡所說的「生存」與「繁殖」這兩大目的。

所有物種的一生都在履行著這兩個進化目的,因此而表現的行為有時是明顯的,有時卻是非常玩味的,而進化心理學家就是用這一思考框架來解釋各類物種的行為。

例如進化心理學家會很有興趣,為什麼你和你朋友相處的方式,和陌生人相處的方式不一樣呢?為什麼在不同的情景之下,我們會有不同的行為模式出現呢?

兩位作者提出的答案是:因為每個人都有7種「次級自我」。7種次級自我概括了許多各種不同的遠因,他們像是一個由7人組成智囊團,會因為不同的情況出現而被喚起,輪流上陣的執行生存與繁殖的進化目的。

我們來看看小楊的故事就會明白了。

7 種次級自我

小楊一向有步行上班的習慣,一路往常,小楊都會為了抄捷徑而選擇經過一條人煙稀少的小巷,今天小楊的心情非常愉快,但這愉快很快就消失了。一般來說,這條小巷不會有任何人,但今天的情況不一樣,小楊發現有幾個混混聚集在小巷的角落,小楊心知不妙,他知道如果繼續向前走的話說不定會被搶,而且這裡沒有任何人能幫助他。但小楊就快要遲到了,於是一咬牙根繼續往前走。

愉快的心情一下子就消失了,小楊變得非常警惕,甚至進入了備戰狀態,他的眼睛雖然看的是正前方,但他的心思卻一直在注意混混們的一舉一動,如他們向自己走來,他會拔腿就跑,如果被逮著,他會試著戰鬥。

所幸的是,混混們並沒有打小楊的主意,小楊也平安的到達了公司。但為什麼小楊原本愉快的心情會在遇到混混時忽然消失呢?

這是因為當小楊發現危險時,他的第一種次級自我——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就上線了。

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讓小楊變得非常警惕,心思都進入了「戰鬥/逃跑」的模式,並且極度關注危險人物的一舉一動。如果把這時的小楊和發現危險前的小楊相比,你就會發現小楊變成了另外一個人。

這種次級自我當然並不是只有小楊才有,你可能也曾經在某個夜黑風高的小巷裡體會過這種狀況,任何一個人在感覺到有危險是,其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都會被喚起。

有趣的是,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并不一定是在如此明顯的情況下才會被喚起,兩位作者做了大量的研究顯示,一般人就算只是看到陌生人臉上生氣的表情、觀看恐怖電影或有關犯罪的新聞報道,都會喚起他們的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事實上,只要讓你獨自進入一個黑暗的陌生房間就足以喚起你的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

自我保護型次級自我的上線也會讓你變得比較從眾,就像前面看恐怖片的實驗中提到的。

讓我們故事的主人翁小楊繼續前進。

小楊穿過了小巷,來到了人多的大路,擁擠的人潮讓小楊一掃之前的警惕,充滿了安全感。就在小楊放下警惕之時,一名散發惡臭的流浪漢向小楊迎面走來,小楊下意識的避開了他,並且憋著了呼吸。

小楊并不是特別反感流浪漢的人,他甚至曾經幫助過他們,買過食物給他們吃,但爲什麽小楊還是會不由自主的避開與流浪漢的接觸呢?

因爲小楊的第二種次級自我——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上綫了,你或許並不知道,在人類的進化史中,除了適應大自然和與其他物種博鬥之外,人類還需要對抗傳染性疾病的危害,我們的免疫系統就是爲了對抗病菌而進化出來的產物。

雖然現代世界已經有若干控制病菌的方法,但古代的人并沒有那麽幸運,被刺傳染病肆虐都會奪走許多的人命,其危害程度甚至比戰爭和自然災難更甚。

啓動我們的免疫系統的是需要消耗相當的能量的,因此更節省能量,更直接的方式,就是發展出規避疾病的心理行爲,人類會自然而然地規避惡臭、不吃腐壞的食物、遠離咳嗽與打噴嚏的人,以避免潛在的病菌威脅,而這些都是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的作用。

有一項研究發現,女性在懷孕的首三個月特別害怕與外國人接觸,而這個時間段正是胎兒最容易感染病菌的時期。總之,避免疾病型次級自我會讓人自發的規避疾病。

小楊終於來到了公司,並開始努力的工作,但就在差不多可以下班時,同事小張卻跑來找小楊,要求小楊留下加班幫忙自己。雖然小楊工作了一整天,已經很累很想回家休息了,而且在這家公司加班也沒有任何津貼,但小楊念在小張是個不錯的同事,也就答應了留下來幫忙。

這決定看似正常,但如果從理性人的角度來看,這決定簡直愚蠢至極,小楊答應幫忙加班不單只得不到任何利益報酬,而且還犧牲了自己的個人時間,這不是吃大虧損了嗎?

當小張向小楊提出要求時,有一件事發生了——小楊的社交型次級自我上線了。我們都知道,人類是群體動物,但你或許並沒有意識到,人類對社交的需求有多麼的大,而人與人之間的無間協作,更是能一舉滿足生存與繁殖兩大進化目標。

可以這麼說,人類在進化途中,把最大量的籌碼放在社交這一行為上。《社交天性》這本書裡就有說到,人類的大腦的默認狀態是思考社交——這意味着,一旦你的大腦進入空閒,沒事可想的時候,你的大腦就會轉為思考社交上的事情。而這又意味著,大部分人在大部分的時間上想的東西都是有關社交的。如果你今天只花費了20%的時間思考其他的東西,那不用說,你其餘的80%的時間都是在思考有關社交的事情。

可見,社交對人類來說是多麼的重要。而從小楊在故事中的決定可見,無條件幫助朋友、同事,甚至是陌生人,看起來是需要犧牲自身的利益,但在長遠來說,小楊以後也可能會有需要到小張幫忙的地方,而小張也會念在恩情而幫忙小楊。長遠來看,參與協作,開始互惠互利,反而才是最理性,最大化收益的行為。

當你與朋友在一塊的時候,社交型次級自我會上線,而當你感覺寂寞的時候,社交型次級自我也會蹦出來,促使你去找個人聊聊天,出來碰碰面,社交社交。

小楊終於幫小張完成了工作,拖著疲倦的身軀下班了。或許是助人之樂開始生效吧,在步行回家的路上,小楊覺得今晚格外的平靜。但不幸的是,小楊的心情很快的又被打擾了,他被一個年輕的小伙子撞上,連公事包掉在了地上。但年輕人竟然沒有道歉,只是瞄了一眼就繼續走。小楊的平靜一下子就被粉碎了,怒火禁不住的升起,小楊叫著了年輕人,並開始破口大罵。

在理性人看來,小楊的反應一樣是不理性的——因為雖然年輕人有錯在先,但他並沒有威脅到小楊的人身安全啊,況且道歉也不會讓小楊的公事包回到小楊手上,小楊也並不是真的很需要年輕人幫助他捨起公司包,而且周圍的人也不認識他們倆,沒有其他人在意這件事情的放生,但為什麼小楊還要這個勁,花費自己已經就快乾枯的體力去生氣呢?

因為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上線了。

人類社會處處有分等級,無論是軍隊、政壇、公司、朋友圈、家庭,甚至是你看一般陌生人與成功人士的眼光,都有著各自的等級地位分配。

人類雖然嘴上不說,也沒有明文表明誰的地位等級比較高,誰的又較低,但每個人心裡其實都有一個「地位評估器」,在人與人之間的相處中自然的發揮作用。例如,你的朋友圈裡其實也有一個地位比較高的人,他說的話大家都聽,大家也願意追隨他的決定人。儘管你和你的朋友們沒有透過任何投票選舉來規定大家必須聽他的,但大家就是願意聽他的。

但「地位評估器」只不過是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的其中一個功能,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其實還會主動的提升自己的地位,如果你把考試成績看作自己的地位證明,那當你看見有人的分數超越你時,你就會加倍努力的讀書,如果是電玩競技…你懂我意思的。

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也會讓自己安分守己,但當你與地位比你高的人相處時,比如父親大人、岳父大人、老闆大人、你的偶像周杰倫大人等等,你都會忽然變得謙卑溫順起來,這也是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的作用。

而在上面小楊的案例中,碰撞到小楊的年輕人無疑是冒犯了小楊的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這對小楊的來說是不可饒恕的,雖然沒有人認識他們,但小楊的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就是無法容忍他人越級挑戰,社會地位型次級自我會守護着自己的尊嚴,希望自己被尊重,並且願意尊重他認可的人。

年輕人道過了歉,雖然看起來是明顯的敷衍了事,小楊又想發作,但小楊覺得和這種人費勁實在不划算,也就不再追究了。

現在小楊的心情糟透了,不過好事馬上發生了,因為有個滿分的美女走向小楊,小楊忍不住的偷望了幾眼,就在擦身而過的那一刻,美女叫住了小楊:「先生,請問XX路怎麼走?」

小楊一下子就把糟糕的心情給忘了,詳細而清楚的告訴了美女怎麼走,之後兩人各走各路,但小楊的心思還在想著美女剛才為什麼有這麼多人不問,卻選擇問他。

可能是我太帥了吧,小楊的心裡這麼想。

現在,輪到好色…不,擇偶型次級自我上線了。

曾經有某位學者說過,社會上最缺的不是物質資源,而是性資源。這話倒不假,魯迅的書中就有寫過這麼一個人物,寧願餓肚子也要把錢花在性消費上,性資源對某些人來說,有時比自己的生命重要。

都說進化的最大目標就是生存與繁殖,擇偶型次級自我可以說是以一己之力撐起了其中一項。

但擇偶型次級自我也不一定是每天都滿腦子想著性的,更多時候,他只是間接的想著性。在杰弗裡·米勒所著的《求偶心理》一書指出,很多看似與擇偶無關的行為,其遠因都是為了提升自己吸引異性的魅力。這些行為包括但不局限於演奏音樂、寫詩,或到慈善機構當義工。

而另一個有趣的研究則顯示,當男性發現有美女在周圍時,會更傾向於標新立異,他們會更有可能去做一些平時不太敢做的事情,如運動中的高難度動作,或說一些炫耀性的話。

擇偶型次級自我還會讓人把大量的時間和物質投入到炫耀性消費上,男生會買名牌來炫耀自己的經濟能力來吸引女性,女性會買化妝品和各類護膚品來提升魅力吸引男性。

這時,你若問他們為什麼把錢花在這些東西身上,男的會告訴你他愛品質,女的會告訴你她愛自己。當然,我也不懷疑他們是存心騙人,因為我本身也喜歡打扮好自己。但我們都知道,那是近因。

當小楊看見美女,他擇偶型次級自我就立刻上線了,儘管他自己的理智知道,美女向他問路不等於自己有機會,但他的擇偶型次級自我還是做出了判斷——她可能對我有意思。

這一點非常有趣,研究表明,男性天生就傾向於高估女性對自己的好感,這一自信展現在幾乎每一個男生身上。我們會在下一篇聊到更多這本書對兩性的看法和知識。

小楊沒多久就到家了,小楊的妻子早已體貼的把飯菜弄熱,供小楊享用。小楊頓時感覺心暖暖的,彷彿所有煩惱都消除了。

但小楊也沒閒著,他從公事包裡拿出了一朵鬱金香送給妻子,妻子滿心歡喜的收下,並開始一邊為小楊按摩,一邊與他聊天。

小楊當然不會告訴妻子剛才他見到了一個滿分美女,而是告訴妻子今天是為了幫忙小張所以才加班夜歸。

虛偽!或許你會這麼想小楊,在前陣子看美女看得目不轉睛,心裡頭還盤算著自己有沒有機會,轉頭回到妻子身邊就假裝自己是好丈夫。

如果你真是這麼想的話,那你對人性的了解太低了,也太不理解基因對於繁殖的執著有多強了。小楊很愛他老婆,但這不代表他能100%控制自己偷瞄其他女性的慾望,其實這兩種行為並不相悖,甚至是相生的。男性或女性偷瞄有魅力的異性就像是肚子餓就想要吃東西一樣,完全沒有必要用虛偽、忠誠等價值觀來評價。

言歸正傳,當小楊在經過花店看見他妻子最喜愛的鬱金香時,他的留住配偶型次級自我上線了。這讓他想要讓等他下班的妻子快樂,所以走進了花店,買了一朵鬱金香,放在了公事包裡。

人類的嬰兒需要雙親多年的悉心照料,才能成長成可以照顧自己的成人,這種發展模式在動物界裡算是奇葩了,比較一下,小貓只需在出生的三個月之後就能照顧自己。

但人類漫長的發育期是有巨大的收益的,而那收益自然就是我們最自豪的大腦完整發育。但也正是因為大腦需要漫長的時間發育,雙親的照料成了提升人類繁衍的關鍵之一,如果每個男性在女性生下孩子後就把她們拋棄,那後代的生存概率就會大大的降低;如果男性與女性共同分擔照顧後代的責任,那後代的生存概率就會提升。

留住配偶型次級自我的作用,就是讓男女雙方保持、加強、維護一段穩定的關係,留住配偶型次級自我會讓你不留餘力的討好你的愛人,在意他/她是否幸福,但同時也總在提防潛在情敵的出現,是促使你對另一半吃醋的原因。

據我所知,留住配偶型次級自我還能為你消除煩惱,我記得讀過有一項研究顯示(忘了再哪裡看到了,知道的朋友們幫忙提醒一下),人們和吸引自己的異性相處時,大腦中的愉悅迴路會亮起,這也是一對情侶剛開始的熱戀期反應,一般所說的「愛的感覺」。但當一對情侶/夫婦相處久了,這「愛的感覺」會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某種「幸福的感覺」或者說「舒服安全的感覺」,當兩人相見時,雖然不再產生強烈的情緒感覺,但煩惱卻會神奇的一掃而空。

小楊吃飽了飯,洗了一趟熱水澡。在準備睡覺之前,他走進了孩子的房間,看見孩子熟睡的臉孔,他親了一親他的臉頰。

回房後小楊開始思考,最近自己陪孩子的時間好像減少了?

然後他告訴自己,明天要繼續的努力工作,然後準時下班陪孩子吃晚餐,共渡時光。

小楊的一天,到這裡結束。

最後一個上線的是育兒型次級自我。

育兒型次級自我是一個人生命中最後一個出現的次級自我,育兒型次級自我的任務就是撫養後代,其中包括自己的子孫。

如果說除生存和繁殖之外還有另一個進化目的的話,那就一定是養育後代這一天性了。育兒型次級自我會讓母親覺得孩子是全世界最美麗的東西,會讓父親產生強烈的保護慾望,會讓雙親不知疲勞的教育孩子。

如果說「天下的媽媽都是一樣的」這一民間童謠有任何心理學證據的話,那育兒型次級自我就是最貼近的心理學證據了。

但之所以不存在「天下的爸爸都是一樣的」這樣的歌詞,其實背後也是有其道理的,因為天下的男性分成兩種,一種是有責任感的好男人,另一種則是花花公子們,這牽涉到男性行為背後隱藏的兩種生存策略。我會在下一篇繼續解說。

為什麼我們總是看錯人?

你看見某人為了一點小事而大發雷霆,你以為他是那種高傲,自尊心超強的人,但其實他只是剛好被激活了地位型次級自我,他在與朋友、家人和孩子相處時,可能完全是另外一個樣子,如果你不了解人類的各種次級自我,你就不會這樣思考。

這也就是為什麼我們總是看錯人,人類很複雜,哪怕是普通的一個行為,背後就牽涉到許多看不見的進化目的,這些進化目的之多,其實就算用7種次級自我也未必能解釋清楚。比如書中就沒有提到任何關於促使人類產生好奇心的學習本能,你心中產生了一個問題,然後你會很自然的想去解決這個問題,如果你找不到問題的答案,你就不會安心。這種解決問題的衝動能讓人類的祖先主動克服環境帶來的難題,提高生存概率,事實上所有的寶寶都是好奇寶寶,因此應該有第8種「學習型次級自我」才對。

你當然可以說,沒必要分這麼多種自我,因為「其實不過都是生存與繁殖這兩大目的」,但簡單的解釋就意味著簡單的認知,不細細的深入細節的話,你依然只能看見表面的事情。

前不久我與一位朋友討論王寶強的妻子出軌的事件,我問他如果他是王寶強的話,他會怎麼辦?他說他會宰了那兩個姦夫淫婦。

我不知道如果事情真的發生在他的身上,他是否會真的那樣做,但我知道世上的確有人這麼做,留住配偶型次級自我如果留不住配偶,那同歸於盡是可能發生的事情。

他轉而問我,如果我是王寶強的話呢?

我說,如果用「進化心理學思維」來看的話,大部分的行為背後都是基因在作祟,他們會做出這種偷腥的行為,也是因為背後的遠因——找到更優的基因進行繁殖。如果放在人類文明還沒建立的情況下,那這種行為或許再正常不過了。

當然,那根本不足以構成理由,如今是文明社會,每個人都有責任控制好自己本能所產生的衝動。

只不過當你能從這種角度想——人擁有自由意志是一個假象,人可以完全控制自己也是一個假象,你不是在有意識的思考後才決定進入警惕、幫助他人、偷瞄異性、愛護孩子的,而是在你還沒來得及思考任何東西之前,次級自我已經蹦出來幫你完成所有決定了。

如果你能從這種角度想,那你對人性,對自己都會多一些包容。

所以我告訴我朋友,我應該不會想宰了他們。

我朋友回應我,如果真發生在我的身上,我的說法就會不一樣的。

我說我知道。

Related Post

請朋友們一起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