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超越高智商的對手?

如果你想超越一位高智商的對手的話,那你就必須要確保,你接下來做的每一個決定,都比他來得理性。

這個星期解讀的是一本心理學著作,叫做《超越智商:為什麼聰明人也會做蠢事》 (目前只有簡體版),作者基思·斯坦諾維奇(Keith E.Stanovich)是一位心理學家。

這位斯坦諾維奇稱得上是心理學的大師級人物,有許多出色的心理學家都受到他的研究啟發。例如,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丹尼爾·康納曼(Daniel Kahneman)所著的《快思慢想》中有提到,他的雙系統理論,亦即著名的「系統一」和「系統二」,其實就是從斯坦諾維奇和他的同事理查德·韋斯特(Richard West)那裡借來的,雙系統加工理論最先由斯坦諾維奇和韋斯特提出。

言歸正傳,斯坦諾維奇指出,我們無法從一個人的智商分數中得知此人是否理性,而這意味著高智商者還是很有可能做出非理性的決策地。

他把這種現象稱為「理性障礙」。

理性障礙

約翰·阿倫·保羅斯(John Allen Paulos)是個聰明人。他是天普大學的數學教授,寫過多本暢銷書,《數盲》就是出自他的筆中。

保羅斯教授能在任何現有的智力測驗中取得優異成績,然而他卻做了一件非常愚蠢的事情——事實上,是一連串蠢事。事件伊始,也許算不上愚蠢:2000年年初,保羅斯教授以每股47美元的價格買入世通(WorldCom)公司股票。

不管這個購買行為是好是壞,當該股票在那年末跌到每股30美元時,他還繼續買入,這種做法就非常不明智了。保羅斯在《數學家妙談股市》(A Mathematician Plays the Stock Market)一書中告訴我們,那時候長途通信行業的產能過剩問題已愈發明顯。

他承認自己「找遍有關股市利好的消息、角度和分析」,同時「回避所有不樂觀的跡象」,並坦誠其「購買行為並非都是理性的」。當股票於2000年10月跌至每股20美元,越來越多跡象表明該賣出而非買入時,他的繼續購買行為就顯得愈加非理性了。

隨著事態的不斷惡化,保羅斯向妻子坦誠自己在用保證金買股票(等於用借來的錢買)。保羅斯在股票跌過一半後孤注一擲,給世通的首席執行官寫郵件,說樂意為其寫文案,把公司「最好一面」介紹給投資界,以求重獲對事態的控制。

2001年年末,保羅斯教授甚至無法忍受超過一小時不去查看股票價格。2002年4月,他仍堅信只要在股票走低時繼續買入,一旦回漲他就能挽回之前的部分損失。

當股票價值5美元時他還繼續購買,而股票於4月19日漲到7美元,他總算下決心賣出。可是那天恰逢周五,還沒等他從北新澤西上完課回到家,就已經休市了。到下周一,股價再次跌了1/3,他終於決定結束這場磨難,忍受著巨大損失賣出了所有股票。

世通在做假賬的消息被披露出來之後,最終以9美分的股價倒閉。保羅斯在他那本引人入勝的書裡,對那些使他違背了所有健康投資策略(比如分散投資)的心理狀態進行了反思。

他並不介意告訴我們,作為一個聰明人,他的行為非常愚蠢,他說,「即使到了現在,一想到股票我就會發瘋」。

保羅斯教授身為一位出色的數學家,還善於寫作,無疑是他屬於高智商群體地,但為什麼他在股票交易的表現與一般股民無異?

作者斯坦諾維奇的解釋是,因為他有「理性障礙」——凡是智商沒問題,但卻無法做出理性決策的人,都可以被稱為「理性障礙」。

那麼,具體來說理性障礙是什麼?

認知科學家認為理性可以分為兩種,第一種叫工具理性(instrumental rationality)。

工具理性指的是,個體有沒有根據既定目標做出最優的選擇。如果你的目標是每個月存一萬元,但你卻每一天都把錢花在遊戲上,以致於目標失敗,那從工具理性的定義來看,你就是不理性的。

另一種理性叫知識理性(epistemic rationality)。知識理性指的是,個體的信念是否與現實行為符合。如果你相信「十賭九輸」是對的,但你卻還是選擇了賭博,那從知識理性的定義來看,你就是不理性的。

用上面的例子來說,保羅斯教授在股票交易中就犯了這兩個理性錯誤,他的目標是要獲利,但他卻在前景不樂觀的時候(他自己也知道)選擇繼續夠買;他也意識到自己的購買行為並非都是理性的,但他還是依然堅持這麼做。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想,那很多人都有理性障礙啊,許多人想要成績好卻不讀書,想要收入高卻不夠努力等等。而事實正是如此——理性障礙是極其普遍的,因為人類生來就是不理性的。

非理性行為的原因

第一個原因是因為人類在演化的過程中,從來就不是以「思考真理」或「正確思考」為優先的,而是以「適應環境」為優先的。納西姆·塔雷伯(Nassim Taleb)在《黑天鵝》的一段話很好的帶出了這一點:

如果在叢林中遇到雄獅,當我那擅長內省、凡事深思熟慮的祖先還在思考接下來該做何反應時,恐已成為獅子的腹中午餐。但是,那位不假思索迅速逃命的表哥卻得以倖存。

很多證據表明,我們人類遠遠沒有自認為的那樣遇事都會進行審慎思考。

長久以來人類都會本能的用直覺來做決策,而不是深思熟慮。用心理學的術語來說,就是我們更偏愛用「系統一」來思考,而不是「系統二」。

但系統一給出的決策卻隱藏了許多認知偏誤,並讓人做出非理性決策,我在這篇文章詳細的談過,這裡請恕我不多闡述了。

第二個原因則是因為「心智程序」(Mindware)被污染了,或者說,相信了錯誤的訊息、獲得了錯誤的信念。

我傾向於把「被污染的心智程序」理解為「思想病毒」,而這「思想病毒」是會透過口口相傳來傳染的,如果沒有及時受到控制,其傳染的後果甚至可以導致一個國家步入衰弱:

歷史上最轟動的龐氏騙局(Ponzi schemes)發生在1997年的阿爾巴尼亞國上,該國將近一半的成年人捲入了類似的騙局中!

在龐氏騙局中,經營騙局的人實際上沒有任何資產,早期投資者得到的高回報都是來自後來的投資者投進騙局的錢。

早期投資者得到了高額回報後,經過口口相傳,催生了一大批新的投資者,這批新投資者又引發了更狂熱的投資熱潮。

這個騙局在自我強化的基礎上持續了一段時間,雖然,人們在數學計算的幫助下輕易識破騙局,但是騙局的瓦解通常發生在發起人攜帶騙得錢財成功潛逃後。

不過,也不是沒有人懷疑龐氏騙局的,但當被詢問金錢從哪裡來時,製造騙局的人總是向他們的投資者解釋道:高回報率是源於外匯投機;另一些人則聲稱利潤的背後是複雜的採礦計畫。

在龐氏騙局中,通常的情況是:所謂的盈利計畫越複雜、越和國外聯繫密切,那麼對於潛在投資者而言,這個計畫就更誘人。

於是,人們拿出了房子的抵押貸款,有些人甚至還把房子賣了變現以獲取資金參與其中。許多人把畢生的積蓄都投到這個騙局中。在高峰時期,相當於阿爾巴尼亞GDP一半的資金投進了龐氏騙局。

騙局經濟甚至開始和工資收入競爭並扭曲經濟。例如,一位老闆的員工數量很快地從130名減少到70名,因為人們認為他們可以通過把錢投入龐氏騙局的方式實現盈利,而無須工作以獲取報酬。

但稍微想一想就知道,如果每個人都以這樣的方式參與到這個盈利體系中,這種體系怎麼可能長久維持下去呢?

人們忽視了數學原理和常識,是因為他們被污化的心智程式所奴役。心智程式受到污染的人開始認為他們每天都在身邊見到的、他們一輩子都在經歷著的經濟規律可以被違背。

他們開始認為,這種新型的投資方式的投資回報率遠遠高於傳統的金融工具,並且毫無風險。騙局的策劃人通常會給出一個極其精明的解釋,以讓整個運作過程顯得合情合理。但是,無論這些使騙局合理化的解釋多麼的巧妙絕倫,也無法掩飾相信龐氏計畫和金字塔傳銷騙局是不良的心智程式——它使人們做出行動,而後又會為自己的行為後悔。

隨著龐氏騙局的雪球越滾越大,終於有一天,該騙局無法募集到足夠的新資金來回報早期投資者,最終騙局瓦解。

騙局瓦解後,成千上萬的阿爾巴尼亞人損失了畢生積蓄,也沒了家。接著暴亂發生,國家陷入了混亂。政府無力為人民的投資提供擔保,因為在騙局瓦解時,5家最大的操控著龐氏騙局的公司只有4900萬美元的資產,但卻要償還價值47500萬美元的債務——債務額是國家GDP的兩倍。

如同其他的此類詐騙一樣,大多數的實際資金都已經被存進國外的銀行,像消失了一樣,而這些犯下詐騙罪的人要麼逃之夭夭,要麼被關進監獄,聲稱自己和其他投資者一樣也破產了。

由於整個國家的一半成人都捲入了這些騙局中,因此我們可以肯定地說,這些經濟狂人中一定有許多是聰明人,是理性障礙使他們深陷於經濟泥潭中。他們的經濟觀是非常不理性的——造成這種情況的原因要歸咎於污化、缺陷的心智程式。

污化心智程式經常像流行病一樣,會在某一特定人群中肆意傳播。

被污化的心智程式/思想病毒,會扭曲個體對現實世界的看法與常識,個體會因此而失去理性,無法自拔。

換句話說,非理性行為竟然是可以傳染的!

不過細想之下,這其實在我們的日常生活中非常常見,除了龐氏騙局之外,類似的還有金字塔傳銷和邪教,不過我們一般會稱這種人「被洗腦」了。

然後你可能會想,上面這例子的人之所以會被騙,是不是因為該國人民的受教育程度普遍較低呢?

事實上,情況正好相反——高等教育不能讓一個人的心智程序免於污化,而且高智商的人更容易遭遇心智程式的污染。

高智商人群的「弱點」

被欺詐性投資計畫欺騙的人可能並非低智商,這在全國證券交易商協會(National Association of Securities Dealers)委託進行的一份研究結果中得到了證實。

這份研究調查了165名在欺詐性投資計畫中損失超過1000美元的人的想法和人口統計學特徵,並把他們和另一組沒有受到過金融欺詐的人的想法和人口統計學特徵進行比較。

研究結果表明:投資詐騙受害者的受教育程度要比對照組高很多——在投資詐騙受害者組中,68.6%的人至少擁有文學學士學位,而在對照組中這一比例僅為37.2%。

在投資詐騙受害者組中,收入超過3萬美元的個體比例是74.1%,而在對照組中這一比例是56.4%。

這數據意味著,污化心智程式對於那些智商較高(或教育程度較高)的人更具有誘惑性。

社會中常見的不理性行為背後那些製造麻煩的心智程式大多是由中等或高智商人群編造的,影響的物件也是中、高智商群體。結果導致很多以聰明才智著稱的名人頻頻做出不理性行為。

哲學家馬丁·海德格爾(Martin Heidegger)是舉世聞名的思想家,但他卻是一名納粹的辯護人,還用看似有理實則空洞的邏輯為自己的信念辯護。他組織了學生准軍事營,常常在信上署名「希特勒萬歲」。著名的科學家威廉·克魯克斯(William Crooks)是鉈元素的發現者,同時也是英國皇家協會會員。儘管他不斷被「通靈者」欺騙,但他從來沒有放棄對唯靈論的信仰。

許多極端邪惡的觀念傳播者都是智商很高的人。在紐倫堡接受審判的戰犯中,很多人的IQ測試得分都高於125分;在14名策劃最終解決方案的人中,有8人擁有博士學位。

對否認猶太人大屠殺的關鍵人物所做的調查表明,這些否認者的名頭包括:印第安納大學歐洲史碩士學位獲得者、知名「二戰」人物傳記的作者、里昂大學文學教授、常春藤大學所用教科書的作者、斯克蘭頓大學的英語教授和西北大學教授等。當然,神創論宣導者的身份也包括許多擁有大學學位的人。

有一種猜測是,高智商的人在評價某一信念時,能比普通人找到更多的理由和證據去證實這一信念,這在一般情況中很有用,但如果他評價的是錯誤信念,那就不太妙了。

門薩俱樂部是一個只接納高智商個體的組織,要想成為該俱樂部的成員,必須通過嚴苛的智力測驗,以證明申請人之智商為當地人口中最高的百分之二,才能入會。

幾年前,加拿大門薩俱樂部的成員接受了一份關於超常信念的調查,結果顯示,俱樂部成員中有44%的人相信占星術、51%的人相信生理節律(一種偽科學)、56%的人相信有外星訪客——所有這些信念都沒有一絲實證證據支持。

智商為「最高的百分之二」的組織,卻有約一半人數無法分辨什麼是真什麼是假,那的確是值得深思的。作者總結說:高智商和理性沒什麼相關,而且高智商者的心智程序似乎更容易被污染。

那麼,高智商是不是毫無用處呢?

當然不是。

總的來說,高智商當然還是比低智商好的,如果高智商者同時具備理性那就更好。

書中就有提到,當研究人員讓高智商做各類測試時,只要是在有提示的情況下,例如,讓研究人員告訴被試「要不帶偏見,全面的思考」,高智商的人就會做得比一般人好,給出更理性的判斷。

換言之,高智商者其實是理性不足,所以才無法充分發揮他的優勢。

而作者在這本書也不是要推翻智商的所有作用,而是想提出理性的重要性(更明智的思考與決策),並呼籲大家不該只注重在智商測試上。

至於如何才能提升理性,如何才能更理性的思考——

我已經寫過不少相關的文章,以不同的角度探討過何謂理性,從進化心理學到認知心理學到行為經濟學,這些文章加總起來,應該可以媲美任何一本探討理性的書籍。我把我這些文章主題進行了整理,放在本文的最後。

這裡,我們還是先來談談以下的話題。

其實什麼是「智力」?

斯坦諾維奇提出過一個「三重加工理論」,該理論認為人有三重訊息加工(亦即思考)過程,分別是自動化心智(系統一)、算法心智(系統二)和反省心智(系統三),這裡說說我對這三種心智理解。

自動化心智代表了經驗——自動化心智的強大一般體現在你熟悉的領域,所謂的「熟能生巧」「出神入化」靠的都是自動化心智。

算法心智代表了智商——算法心智越強大,智商(或G factor)就越高,解決實際或假設性問題的能力也就越高,創意與情商也會越高。據我所知,智商是可以被後天提高的,學習新領域的知識、閱讀、練習一個新樂器,都會對智商產生良好的影響。

反省心智則代表了理性——反省心智的強大往往是後天習得的,來自「理性知識」的習得(如,概率思維、科學思維、批判性思維),擁有越多的理性知識,心智被污化的可能性就越低,也越難「被洗腦」,做出的決策也會越優。另外,我認為還可以加上「理性頻率」的指標,亦即個體在日常生活中做出理性決策的頻率,頻率越高,代表此人越能理性。

這三種心智構成了一個相對完整的智力藍圖,當我們說一個人智力很高,善於思考的時候,我們指的不只是他的智商很高,還包括他所具備的專業知識和經驗,以及他可以很好的進行理性思考。

這,才是智力。

那麼,是否有方法能同時提升這三種心智呢?

目前可以肯定的答案是——透過學習。

 

我會在三月八日(星期三)為一本叫做《深度學習的技術》的電子書發起了群眾募資。

這是一本撰寫「如何學習」的書,內容以實踐的經驗為藍圖,科學的知識做支撐,易懂的文字為點綴,以深化你的學習力,加速你的個人成長速度。

希望能獲得你對本書的支持,感謝。

什麼是《深度學習的技術》?

提升理性的文章

我對我所寫的各類「理性知識」做了一個整理,從理解理性到實踐理性都有,為想要提升理性的讀者提供一個窗口。主要可以分為五大類:

a)認識與應對認知偏誤

「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麼程度?」

「一張提升理性的清單」

b)概率與科學思維

「用科學知識打造一名諸葛亮」

「經濟學家的魔鬼式思考」

c)修正污化的心智程序(錯誤的信念)

「那些不會犯錯的人」

「智讀」

d)那些看似非理性的行為和心理,背後有何作用?

「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

「非理性的炫耀性行為背後」

「為什麼你注定一輩子受他人影響」

e)將理性知識運用到生活上

你或許還未曾把上面的理性知識運用到生活上,這裡介紹一個很好用心理技巧——「執行意圖」,亦即運用「如果…我就…」(If…Then…)來暗示自己去行動。

舉個例子:你知道有研究表明,練習「想一下事物的對立面」的思維有助於防止許多認知謬誤,如:錨定效應、過度自信效應、事後之明偏誤、確信偏誤和自利性偏誤。

你想把「想一下事物的對立面」這一簡單的思維方式融入到日常生活中,那你就應該對自己默念:

「如果有人介紹我穩賺的投資計劃,我就思考一下穩賺的對立面」

「如果我遇到不可置信的事物,我就思考一下這事物的對立面」

研究指出,這一技巧能讓你更可能去執行你所設定的任務,與沒有使用「執行意圖」的人相比,使用「執行意圖」的人完成任務的可能性成了雙倍以上。除了執行理性之外,你當然也可以利用這一技巧在其他任務上,例如減肥、自修。

對了,如果你的對手即高智商,又高理性,而且還很努力,那該怎麼辦呢?

我的建議是,放下敵對的心態,盡快與他做個朋友吧,高智商的人可是會比一般人更願意與他人合作的呢。

不過前提是你能展示出自己的價值。

請朋友們一起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