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有深度的理解「幸福」?

你的朋友找你訴苦,說最近過得非常痛苦、壓力大、覺得自己過得不幸福。

你嘗試幫助她,絞盡腦汁的給了她許多明確的建議,希望能幫助她解決問題,幫助她從低潮中熬過來。

一個星期後,她再次找到你,重述之前同樣的問題。你發現她的問題非但沒有被解決,而且她還比上次更難被安慰了,你知道你其實多說什麼都沒用,她或許根本不想聽你的意見,她或許完全有能力自己解決問題,她只想找人傾述,你了解這一點,所以安靜的聽她說完。

三個月後,她的問題終於被解決了,在一次閒聊中,你問她「那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她說:「問題是沒了,但也談不上過得幸福。」你沒多說什麼,繼續閒聊。

在兩年後,她獲得了讓人羨慕的事業成就,而且還嫁給了一位優秀,善良的丈夫。於是你又問她:「那現在的你過得幸福嗎?」,她說:「別看我外表風光,其實你不知道,我的事業帶給我的壓力比以前大,我的丈夫其實沒像外人看的那麼好。」

你發現某人,不,似乎是大部分的人,無論其身處的狀況是好是壞,好像都過得不幸福。

你不禁好奇,問題出在了那裡呢?

閱讀全文 –> “如何有深度的理解「幸福」?”

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麼程度?

先說答案吧:人的理性像水一樣脆弱,你只要輕輕一拍,就能擾動它的形狀,有研究表示,你只要略施小計,說出某句指定的話,就能影響他人的理性。

我們在前個星期討論過,人很容易受他人影響。這似乎有違常人的直覺,一般人的都會假設他人是理性的,至少理性是不會那麼容易被扭曲影響的。儘管如此,每個人的心底又或多或少的感覺到人類的確是非理性的。

例如,當你問你的朋友新的一年有什麼計劃?他可能會回答你,他想少做無益的事,放棄大部分玩電腦遊戲的時間,把時間用來幹一些更有效益的東西,比如學習一門新技巧或做兼職。你可以看得出他這時給出的答案是非常理性的,他的確想要讓自己接下來的一年利益最大化的。

但你的經驗卻告訴你,你的朋友實際上很有可能完成不了他的新年計劃,無論他現在是多麼真心、理性的告訴你他的計劃,他可能在說完這段話後就回去玩電腦遊戲了。

這似乎暗示著,你的朋友是同時理性和非理性的,他可能在某個時段是理性的,但接下來的時候他可能都是非理性的,他是理性與非理性的共同體。

這才是人類的真實情況,我們都是理性與非理性的結合體。

但遺憾的是,人類大部分時候,都是非理性多於理性的。

閱讀全文 –> “人的理性脆弱到了什麼程度?”

那些不會犯錯的人

這世上有一種人,在犯錯之後,他們會告訴你,其實他們並沒有錯,他們的失敗是因為無可避免的原因造成的。他們希望你會明白,錯的離譜的是社會,錯的最嚴重的是別人,而就算他們自身也有錯,那和某人比起來根本無傷大雅,不值一提。

在面對指責時,他們不會停止自我辯護,如果你激怒他了,他甚至会反過來說,錯的是你才對。

他們,是「不會犯錯的人」。

閱讀全文 –> “那些不會犯錯的人”

明知道團結力量大,為什麼還是選擇了競爭?

你可能聽說過,管理學裡有一個理論,叫做「鯰魚效應」,其意思是這樣的:

挪威人愛吃沙丁魚,尤其是活魚,但在海上補回來的沙丁魚通常會因為停止游泳而在返航的途中死掉,而死魚賣不出好價錢。只有一位漁民的沙丁魚總是活的,而且很生猛,而他的秘密是——把一條鯰魚放入漁船裡的魚槽。因為鯰魚以魚為主要食物,裝入魚槽後,鯰魚會四處游動,而沙丁魚發現這一異已分子後,會緊張起來拼命游動,如此一來,沙丁魚便會活著回到港口。這就是所謂的「鯰魚效應」。

「鯰魚效應」在各公司的管理中得到充分利用,管理者會特意引入一些外來的,有能力和經驗的新員工充當「鯰魚」,以刺激那些固步自封、因循守舊的懶惰員工,並為官僚帶來競爭壓力。這一方法能輕而易舉的引發兩者之間的競爭,讓舊有的員工,也就是沙丁魚們產生危機意識,工作效率也就隨之上升。

那這種管理方式有效嗎?

有效,這一方式能讓公司員工更努力的工作,也更有鬥志和上進心,許多大公司都是這麼幹的。

但更重要的問題是:這真是最好的管理方式嗎?

閱讀全文 –> “明知道團結力量大,為什麼還是選擇了競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