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大佬的眼光與心態

我說的科技大佬,是特斯拉電動汽車公司的創辦人挨隆·馬斯克(Elon Musk)、亞馬遜網路商店的創辦人傑夫‧貝佐斯(Jeff Bezos)和谷歌的創辦人之一賴利·佩吉(Larry Page)等人。

他們都是科技大佬中的大佬,而且是極端中的極端成功者。

所以事先聲明,這篇文章或許不適合每個人使用。

嗯,真的。

閱讀全文 –> “科技大佬的眼光與心態”

明知道團結力量大,為什麼還是選擇了競爭?

你可能聽說過,管理學裡有一個理論,叫做「鯰魚效應」,其意思是這樣的:

挪威人愛吃沙丁魚,尤其是活魚,但在海上補回來的沙丁魚通常會因為停止游泳而在返航的途中死掉,而死魚賣不出好價錢。只有一位漁民的沙丁魚總是活的,而且很生猛,而他的秘密是——把一條鯰魚放入漁船裡的魚槽。因為鯰魚以魚為主要食物,裝入魚槽後,鯰魚會四處游動,而沙丁魚發現這一異已分子後,會緊張起來拼命游動,如此一來,沙丁魚便會活著回到港口。這就是所謂的「鯰魚效應」。

「鯰魚效應」在各公司的管理中得到充分利用,管理者會特意引入一些外來的,有能力和經驗的新員工充當「鯰魚」,以刺激那些固步自封、因循守舊的懶惰員工,並為官僚帶來競爭壓力。這一方法能輕而易舉的引發兩者之間的競爭,讓舊有的員工,也就是沙丁魚們產生危機意識,工作效率也就隨之上升。

那這種管理方式有效嗎?

有效,這一方式能讓公司員工更努力的工作,也更有鬥志和上進心,許多大公司都是這麼幹的。

但更重要的問題是:這真是最好的管理方式嗎?

閱讀全文 –> “明知道團結力量大,為什麼還是選擇了競爭?”

用科學知識打造一名諸葛亮

有看過《三國演義》的人都知道,諸葛亮基本上就是《三國演義》中最聰明的人,能呼風喚雨就不提了,其中他最最吸引人的本事之一,就是他能料事如神,他不但能預料到老奸巨猾的曹操在赤壁敗後向哪逃,還能七擒七縱孟獲。

在現實世界中,也是有些人比較善於預測的,雖然不至於成為演義中的諸葛亮那般誇張,但也不會比之差。這些人在一項名為「良好判斷計畫」(Good Judgment Project)的大規模實驗中,在預測地緣政治等課題上,以普通人的身份打敗了美國情報局的專業預測員,而且前者比後者的成績要高出30%。

容我重說一遍:這些普通人成功打敗了那些世界公認的頂級預測專家,那些可以查閱機密文件的預測專家。

這難道不就是藏在民間的臥龍諸葛亮嗎?

該研究還發現,當這些人組成團隊後,預測能力更是加倍,其中最優秀的團度甚至曾打敗過預測市場

這些人並非擁有天才級別的高智商人物,也並未掌握特別的情報優勢。他們並不擁有什麼神秘的潛質,或什麼通靈之類的特異功能,他們只是些像你像我一樣的普通人,不過,他們顯然具備一種獨特的思考方式。

什麼思考方式?

閱讀全文 –> “用科學知識打造一名諸葛亮”

非理性的炫耀性行為背後

又到發薪水的時候了,這星期你一直在期盼今天,因此你一早起來就上網查看,嗯,薪水已經到帳了。你心滿意足的關閉銀行網頁,打開了電商網頁,查看一款剛新推出的蘋果手機,在資金方面已經不是問題了,你只要下訂,過幾天就能擁有這款現在最炫的手機。

雖然你目前在用的手機其實已經足夠應付你的日常生活了,至少你也沒有沒什麼不滿意,但他還是欠缺了好一些新手機才有的功能,那是肯定的。但要說新功能的話,再等多一年,購買下一代推出的新手機不是有更好的功能嗎?如果是那樣的話,你必須放棄現在換手機的衝動,把錢留到明年再買,因為你知道你的財務狀況不允許你每年換一次手機。

現在你正在面臨著典型的,就是典型的「及時享樂,還是延遲享受?」兩難問題。

閱讀全文 –> “非理性的炫耀性行為背後”

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

你可能早已察覺,人的行為其實並不統一,你早上可能很樂意的為家人服務,無論是做飯、幫忙家務、充當司機,還是陪孩子玩樂,但到了晚上你卻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只想要和自己獨處。

一般我們會稱這兩種不同的狀態叫「好心情和壞心情」,你心情好的時候會更樂於助人,更積極向上,心情不好時就變得消極,什麼都不想做。

但進化心理學家提出了比「好心情和壞心情」更準確的分析模型,你在不同情況下會變得判若兩人並不是因為你的心情,而是你潛伏在你心中的另一個你,你的「次級自我」上線了。

閱讀全文 –> “你不是雙面人,而是七面人”

成熟思維的四個發展階段

當我們剛出生時,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全新的機器,這個時候是全人類最相似的時候,無論你是奧巴馬還是奧薩馬,剛出生時的行為幾乎都沒有兩樣。

這是因為我們是生而為人,是因為基因關係,我們只能像個人樣的呼吸,能大聲哭泣,而且,這已經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這個時候,到思維真正發展了起來之前,我們對於這段時間完全沒有記憶。

到達一定歲數之後,我們逐漸能夠完好的思考,從孩提時期的單一思維模式,一個事情只有一個解釋,到青春期的看事情的二元論,一個事情有正面或反面,再到成人的邏輯形式,一個事情同時存在兩面,最後再到智者的多元論,明白到一切事情都是多面多元的結果。

這段成長時間裡,每一個人到達各階段的速度和程度都不一樣,你可能在青春期就到達邏輯形式,也可能一輩子都去不到邏輯形式,因為思維的成長不同於發育長高,但卻與長肌肉相似。

一個人從來沒做運動,從來不健身,自然身上也沒多少塊肌肉,同理,一個人從來不思考,從來不想像,自然思維也就成長不起來。

思維一開始來自你的基因,你在孩提時代有多聰明,幾乎是先天性決定的,但隨著你對你自己的身體和心智產生越來越強的自主性,思維的成長也逐漸改換了軌道,是追隨你的決定與環境衝突而成長。

這意味著,後期的你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可以如同健身般,將自己從瘦子煉成健美先生,將自己從單一思維變成智者。

若以此推論,除非你有先天障礙,物理上的神經障礙,否則你沒有理由成為不了愛因斯坦。

而事實是,你還真的成為不了愛因斯坦。

閱讀全文 –> “成熟思維的四個發展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