藝術之用 | 如何讓人覺得你的作品很美?

我們都體會過藝術所帶來的美妙感受。

當你在聆聽音樂,你會跟隨音樂的節奏輕微擺動,能夠被音樂所帶來的情緒所感染;你會欣賞一幅畫的美,細心觀察一幅畫的細節,被畫中描繪的思想所感動,被畫中的「美」震撼到心靈。

可是除了賞心悅目之外,要藝術何用呢?

另外,是什麼決定了我們的審美,是什麼讓我們覺得某人很美,某段節奏很美,或者某個藝術品很美呢?

閱讀全文 –> “藝術之用 | 如何讓人覺得你的作品很美?”

安慰劑效應能助你,也能毀了你

一個典型的心理影響生理描述是——如果你相信自己是健康的,那麼你就會變得更健康,反之,如果你相信自己是不健康的,那麼你就會真的變得更不健康。

「安慰劑效應」就是建立在這樣的一種基礎之上的。

可是,這樣的描述有多正確呢?

閱讀全文 –> “安慰劑效應能助你,也能毀了你”

不同的「時間觀」如何讓你產生出不同的行為?

這裡說的「時間觀」不是有沒有守時、規劃時間之類的時間觀念,而是不同的時間傾向——有些人總是期待未來,有些人只看得見現在,有些人緬懷過去。

每個人在這三個時間點上的著重不一樣,也就造就了不同的行為與思考方式,對不同的人來說,過去或許比現在重要,現在或許比未來重要,反之亦然。

閱讀全文 –> “不同的「時間觀」如何讓你產生出不同的行為?”

有意識的從眾,有策略的叛逆

如果有人向你介紹自己時說:「我是小張,我喜歡從眾,也總是隨大流。通常情況下,我都不會花時間去自行判斷是非,我知道只要跟隨多數人的決策就對了。」

你肯定會覺得此人很難有出息,沒有個性,而且心頭難免對他產生鄙視之意。

但如果你在街上看見某家小食店的顧客大排長龍時,你卻不會鄙視那些排隊的顧客,儘管他們之中有許多人也是「隨大流」的排隊,你甚至會參與一份,或至少感到由衷的好奇:「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這意味著,我們對於「從眾」的概念是很矛盾的,我們一方面認為從眾這詞是帶一些貶義的,另一方面我們又無法抑制自己的從眾意願,當同事們異口同聲的說午餐要吃快餐時,你就算不怎麼想吃快餐也不會提出異議。

所以現實世界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在表面上認為從眾行為是帶貶義的,至少並非值得讚賞的,但具體到個人行為時,我們又在大多數場合之中選擇了從眾。我們口頭上欣賞的獨特個性,無畏的叛逆精神,反而才是日常少有的。

原因在於,從眾能讓我們減少許多麻煩,降低不必要的摩擦,一個人就算一輩子都只懂從眾也沒什麼關係,從眾者一樣能過上不錯的生活。

但我認為,人生之中,好歹也要有一次轟轟烈烈的叛逆。

有策略的叛逆。

閱讀全文 –> “有意識的從眾,有策略的叛逆”

「先天和後天」是否局限了女性的事業發展?

你在咖啡廳享受著格雷伯爵茶,不經意間聽見隔壁座的一對情侶正在討論著一個比較「另類」的兩性問題。

男的說:「男性的大腦容量比女性大大約10%,研究顯示,人類的腦容量大小與智商是有中等程度的相關的,所以男性天生就比女性更聰明。」

女的則反駁說:「那並不代表什麼,女性的大腦研究也顯示出更有『讀心』的能力和更優的『語言』能力,女性也有男性所不具備的認知優勢,而且不見得智商就等於聰明。」

你認為誰是對的?

閱讀全文 –> “「先天和後天」是否局限了女性的事業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