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什麼讓人有「遠見」?

有些人可以特別有遠見,他們善於規劃未來,總是比別人想得更遠、更周到。儘管事情發展不總是與計劃相符,有時他們需要繞個道,但他們通常都能在最終達到目標。

這裡所說的有遠見,我指的除了是想得遠之外,也指擁有「長期忍耐誘惑以完成長遠的目標」這一能力,擁有實踐遠見的能力,若沒有這一能力就算不上真的有遠見,而只是「對未來有想法」罷了。

那麼,是什麼決定了一個人更可能有遠見,另一個人則不那麼有遠見呢?

繼續閱讀 “是什麼讓人有「遠見」?”

「自信」與「過度自信」

要判斷一個人是否「過度自信」,一個比較粗略的判斷方法是把「實力」和「目標」進行對比。

例如,當伊隆·馬斯克(Elon Musk)說他有信心推動火星殖民時,我們會認為那是一種自信的表現,他的確有實力做到,至少他是目前最有可能做到的人,如果你想投資火星殖民的計劃,你會投資給馬斯克。

但如果是某個完全沒有航太領域經驗的年輕人說他有信心推動火星殖民,我們則會認為此人只是過度自信而已,並不值得相信。就算你多麼想投資火星殖民的計劃,你也不會想要投資給他。

那問題來了,如果我說的這位年輕人其實就是伊隆·馬斯克年輕的時候呢?

馬斯克在他還沒獲得今天的成就、還沒創立 SpaceX,甚至沒有任何航太領域的經驗之前,就有想過要推動火星殖民,但對這個時期的馬斯克來說,這樣的目標無疑是過度自信的表現,當時的他根本沒有能力去完成這一項任務,而且他也無法預知自己會在未來有多大的影響力,他甚至都還沒想清楚具體要如何實現這個目標。

我們應該判斷這位年輕的馬斯克是自信呢,還是過度自信呢?

繼續閱讀 “「自信」與「過度自信」”

有意識的從眾,有策略的叛逆

如果有人向你介紹自己時說:「我是小張,我喜歡從眾,也總是隨大流。通常情況下,我都不會花時間去自行判斷是非,我知道只要跟隨多數人的決策就對了。」

你肯定會覺得此人很難有出息,沒有個性,而且心頭難免對他產生鄙視之意。

但如果你在街上看見某家小食店的顧客大排長龍時,你卻不會鄙視那些排隊的顧客,儘管他們之中有許多人也是「隨大流」的排隊,你甚至會參與一份,或至少感到由衷的好奇:「真的有那麼好吃嗎?」

這意味著,我們對於「從眾」的概念是很矛盾的,我們一方面認為從眾這詞是帶一些貶義的,另一方面我們又無法抑制自己的從眾意願,當同事們異口同聲的說午餐要吃快餐時,你就算不怎麼想吃快餐也不會提出異議。

所以現實世界的情況是這樣的——我們在表面上認為從眾行為是帶貶義的,至少並非值得讚賞的,但具體到個人行為時,我們又在大多數場合之中選擇了從眾。我們口頭上欣賞的獨特個性,無畏的叛逆精神,反而才是日常少有的。

原因在於,從眾能讓我們減少許多麻煩,降低不必要的摩擦,一個人就算一輩子都只懂從眾也沒什麼關係,從眾者一樣能過上不錯的生活。

但我認為,人生之中,好歹也要有一次轟轟烈烈的叛逆。

有策略的叛逆。

繼續閱讀 “有意識的從眾,有策略的叛逆”

「先天和後天」是否局限了女性的事業發展?

你在咖啡廳享受著格雷伯爵茶,不經意間聽見隔壁座的一對情侶正在討論著一個比較「另類」的兩性問題。

男的說:「男性的大腦容量比女性大大約10%,研究顯示,人類的腦容量大小與智商是有中等程度的相關的,所以男性天生就比女性更聰明。」

女的則反駁說:「那並不代表什麼,女性的大腦研究也顯示出更有『讀心』的能力和更優的『語言』能力,女性也有男性所不具備的認知優勢,而且不見得智商就等於聰明。」

你認為誰是對的?

繼續閱讀 “「先天和後天」是否局限了女性的事業發展?”

你的語言如何影響了你的「思考」?

你在咖啡廳享受著咖啡,聽見隔壁座的兩人談及語言對思考方式的影響。

一位說:「你說的語言決定了你的思考,人思考的時候難免會在心裡自我對話一番,而這種自我對話就是一種以語言為訊息媒介的思考,所以如果你語言中的詞彙越全面,你就能做出越全面的思考,而語言若有缺陷,思考就會有缺陷!」

另一位則反駁說:「錯了,語言和思考是兩種不同的東西,人類在語言發明之前就已經懂得思考了,而且像愛因斯坦和特斯拉等等的著名科學家,都聲稱自己在進行創造、發明的時候並未用上語言。這意味著無論有沒有語言人類都可以思考,因此不能說語言的缺陷會導致思考有缺陷!」

你認為誰是對的呢?

先說答案吧:兩位都有錯誤,因為事實比他們提出的論點還要複雜一些。

繼續閱讀 “你的語言如何影響了你的「思考」?”

成熟思維的四個發展階段

當我們剛出生時,我們只不過是一個全新的機器,這個時候是全人類最相似的時候,無論你是奧巴馬還是奧薩馬,剛出生時的行為幾乎都沒有兩樣。

這是因為我們是生而為人,是因為基因關係,我們只能像個人樣的呼吸,能大聲哭泣,而且,這已經是一個很了不起的事情了。

這個時候,到思維真正發展了起來之前,我們對於這段時間完全沒有記憶。

到達一定歲數之後,我們逐漸能夠完好的思考,從孩提時期的單一思維模式,一個事情只有一個解釋,到青春期的看事情的二元論,一個事情有正面或反面,再到成人的邏輯形式,一個事情同時存在兩面,最後再到智者的多元論,明白到一切事情都是多面多元的結果。

這段成長時間裡,每一個人到達各階段的速度和程度都不一樣,你可能在青春期就到達邏輯形式,也可能一輩子都去不到邏輯形式,因為思維的成長不同於發育長高,但卻與長肌肉相似。

一個人從來沒做運動,從來不健身,自然身上也沒多少塊肌肉,同理,一個人從來不思考,從來不想像,自然思維也就成長不起來。

思維一開始來自你的基因,你在孩提時代有多聰明,幾乎是先天性決定的,但隨著你對你自己的身體和心智產生越來越強的自主性,思維的成長也逐漸改換了軌道,是追隨你的決定與環境衝突而成長。

這意味著,後期的你無論在什麼情況下,都可以如同健身般,將自己從瘦子煉成健美先生,將自己從單一思維變成智者。

若以此推論,除非你有先天障礙,物理上的神經障礙,否則你沒有理由成為不了愛因斯坦。

而事實是,你還真的成為不了愛因斯坦。

繼續閱讀 “成熟思維的四個發展階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