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身體如何影響了你的「思考」?

常識告訴我們,人類的推理、學習與思考是獨立於身體的,頭部以下的身體並不會影響我們的推理、學習和思考。或者用一句話概括:認知和身體是分離的。

這種觀點是有一定的道理的,畢竟處理訊息的任務大都在於大腦而不是身體。

但近年在科學界掀起的一股思潮卻開始質疑這一觀點,並提出了一個新理論:大腦並不是唯一一個決定人類認知的器官,身體也參與到了認知活動之中。例如,有實驗顯示,當你手上拿著重物時,你會覺得眼前的議題特別重要;當你手上捧著一杯熱咖啡時,你會覺得眼前的人特別友善、溫暖。

這一種身體影響認知的現象,就被稱為「具身認知」(embodied cognition)。

而這一概念的有趣之處就在於,它很反常識。

繼續閱讀 “你的身體如何影響了你的「思考」?”

數據、思維與成敗

近些年來,「人工智能」和「大數據」這一些科技名詞被宣傳得沸沸揚揚,有些人對這些新技術感到樂觀,有些人對這些新技術感到恐懼。

還有大多數人雖然知道了、稍微了解了其背後隱藏的潛力與可能性,知道人工智能可以打敗圍棋冠軍,但實在想不出它跟自己到底有什麼關係,跟自己的未來成敗有什麼關係。

繼續閱讀 “數據、思維與成敗”

「更上一層樓」的末班車

歷久不衰是罕見的,縱觀歷史,國家會在到達頂峰後逐漸衰退,企業會在到達瓶頸後走向黃昏,個體會在到達人生的頂峰之後走向寂靜。

盛極必衰,這似乎是一個放諸四海而皆準的通行規律。

但人類不喜歡這一規律,尤其不喜歡這一規律發生在自己身上,人類喜歡長久的豐盛,喜歡更上一層樓。

而這一期望未必注定落空。

前提是我們能在走向斜坡之前,搭上通往「更上一層樓」的末班車。

繼續閱讀 “「更上一層樓」的末班車”

是什麼讓人有「遠見」?

有些人可以特別有遠見,他們善於規劃未來,總是比別人想得更遠、更周到。儘管事情發展不總是與計劃相符,有時他們需要繞個道,但他們通常都能在最終達到目標。

這裡所說的有遠見,我指的除了是想得遠之外,也指擁有「長期忍耐誘惑以完成長遠的目標」這一能力,擁有實踐遠見的能力,若沒有這一能力就算不上真的有遠見,而只是「對未來有想法」罷了。

那麼,是什麼決定了一個人更可能有遠見,另一個人則不那麼有遠見呢?

繼續閱讀 “是什麼讓人有「遠見」?”

「創意」的誕生條件

有沒有想過,為什麼電影裡的外星人長得都像人呢?為什麼虛構的外星物種總是走不出「要么像人,要么像某種動物、物品的混合體」的框框呢?

答案很簡單,因為人類想像不出自己沒看過的東西,人類只能把自己看過的東西拼湊出一個外星物種的樣子。

這也是為什麼古人可以想像出神的樣子,各種各樣充滿創意的神話,半獸人半人馬之類,但就是想像不出機械人。

繼續閱讀 “「創意」的誕生條件”

心理學家的「影響力武器」

你不喜歡他人無視你的發言,你想要影響他人的想法,你想要讓別人一定程度的按照你的意願走——無論是讓顧客買你的產品,還是讓朋友聽取你的意見,或是讓他人為你辦事。

和所有其他人一樣,你想增加自己的影響力,讓自己能夠影響他人。

但如果你沒有「影響力武器」,那就沒門。

繼續閱讀 “心理學家的「影響力武器」”

如何愛上你的工作?

幾乎每個人都會思考這個問題:

我喜歡我的工作嗎?這是我一輩子要從事的職業嗎?

如果我能喜歡上我的工作,對工作抱有熱情,那麼我就會有動力去越做越好,我會變得更有上進心,也就更容易獲得成功。

而且就算不談成功,如果我能愛上我的工作的話,那至少我不會覺得工作是痛苦的,生活也會變得輕鬆許多,畢竟生活免不了工作。無論對誰來說,喜歡自己的工作都是利大於弊的,是值得追求的。

但怎樣才能愛上你的工作呢?

很多人會立馬給出這個答案——追隨你的興趣,選擇你感興趣的工作。

這聽起來非常符合直覺,如果你選擇從事你感興趣的工作,你就自然能夠享受這份工作。

但那或許只是錯覺。

繼續閱讀 “如何愛上你的工作?”